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 找回密码
 网站、会员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
魏网 首页 学术研究 魏徵思想 查看内容

隋唐大运河与初唐名相魏徵

2014-8-8 10:27| 发布者: 刘文剑| 查看: 1211| 评论: 0|原作者: 刘清月|来自: 原创

摘要: 河北馆陶魏徵研究会 刘清月 题记:欣闻2014年6月22日,在卡塔尔首都多哈,联合国科教文“世界文化遗产”第三十八届大会上,中国大运河申请世界文化遗产成功,非常高兴。因为馆陶县(包括今馆陶地域内唐、宋永济县) ...


河北馆陶魏徵研究会   刘清月

 

题记:欣2014622日,在卡塔尔首都多哈,联合国科教文“世界文化遗产”第三十八届大会上,中国大运河申请世界文化遗产成功,非常高兴。因为馆陶县(包括今馆陶地域内唐、宋永济县)处于隋唐大运河黄河以北、直达涿郡的大运河永济渠的中间位置,从古至今,这一带是重要的渡口码头和仓储集散地。而出身于“馆陶魏氏”的初唐名相魏徵,其青壮年时,与大运河有着不解之缘——魏徵出生于北周及隋初的馆陶,他青壮年时隋唐改朝换代,在诸多的重大历史事件中,他的足迹遍布在永济渠两岸及馆陶周围,直到如今这里还留有他大量的轶闻旧事。本文依据史实,沿着历史脉络,试着解读一代名相魏徵,是如何在历史的转折时期,顺应时代潮流,在政治上、军事上、思想上的成熟过程中,在隋末唐初的这一带地域,从理论到实践的作为。以及他以后在大唐治国理政,以人为本,努力进取的成长过程,以展现他多彩的人生和不懈的追求。

在机动车辆,特别是火车发明以前的古代,单靠人力和牲畜拽行的陆上运输工具,对建筑材料、粮食等大宗军需、民用等笨重物资的长距离运输,实际上是无能为力的,原因是陆路运量小而人畜本身消耗大。相比之下,我们的祖先从古以来沿用的水上竹排、舟船,靠水的浮力运输,是行之有效且是最便捷的方法。而那时的人们,为了抗御自然灾害和猛兽,大多“依水而居,聚族而存”。既然居于水边,其水路运输和交往便是顺理成章的事了。但是我国自然地理的西高东低的环境,使大部分天然河道均呈东西走向,这大大地阻碍了南北方向的人员交流和货物运输。用人力工程,开凿南北向的河运水道,千百年来成为历朝历代国人的事业和追求。

古籍《左传》记载,早在春秋时,处在江南的吴王夫差,就开凿了江淮间的邗沟。一百多年后的公元前360年起,魏惠王又开凿了连接黄、淮间的鸿沟。汉代的汉武帝开汴渠,三国曹魏时开白沟,这些水利工程都是为了南北运输的开展,这大大方便了南北交流。至隋代的公元589年,隋文帝杨坚统一了全国版图,为了国家的发展和繁荣,隋朝廷及文帝即着手对贯通南北的人工运河,进行了整治,隋初的关中通济渠,黄河南的江南河,及对黄河以北的人工运河的整治与开凿,进入到了一个新时期。

公元605年,隋炀帝杨广登基,他依托其父文帝,发展生产、定律条、兴科举、办官学,统一全国,二十多年来积累起来的巨额财富,大规模地对国土进行了统一规划,全面整治。在以往历代修凿江河的基础上,为了军需、民用,下决心开通富庶的江南和广阔的北方领土的南北水路交通。黄河以北,隋廷利用三国时的白沟,利漕渠,以及原流淌于此的卫河、漳河的某段河道,千里大运河永济渠的开凿适时动工了。杨广规划国土,开此渠的初衷是好的,这从原名即能看出来——永济,永远济世安民。

隋大业四年(608),杨广登基后的第四个年头:“诏发河北诸郡男女百万开永济渠,引沁水南达于(黄)河,北通涿郡。”,“丁男不足,始以妇人从役。”大业四年正月乙巳下诏,至大业七年(611)二月乙亥完工,用了三年多的时间,开凿成了黄河北段的大运河——永济渠,这一段成为了千里大运河的重要部分。永济渠南面渠首处,以黄河北岸沁水入黄处的板渚附近为渠口,一路往北、东方向开渠。为了省工,在上游就利用了原清(卫)水(今卫运河)、淇水旧河道,以及(大)禹时的(黄)北流“九河”故道。永济渠一路北东行,民工如蚁,南北同开,千里工地工程浩大。至馆陶时,此渠在县(今东古城)西十里,其最宽处达一百七十尺(约50米),深二丈四尺(约7米)。再往北穿永济县(今馆陶县路桥乡一带)、临清静海、沧州等往北,最后到达涿郡(今北京市西南)。

隋大业五年(609)深秋,一个红叶飘零,秋霜凝结,冷风乍临的日子,一个风度翩翩、英俊潇洒的年轻人,默声不响的走在馆陶城内的街道上,这个年轻人即是河东(今山西万荣县)才子薛收。

刚才,过清(卫)水渡口,进馆陶城西门,他看到路南一溜府坻粉刷一新,人来人往,吆五喝六,十分嘈杂。有几个衣服穿着为东都朝廷服饰的人,从衙门内出来,急匆匆奔西门而去。他明白了,这里驻扎着开永济渠的朝廷官员。他知道,馆陶处于(黄)河北永济渠的中心位置,是朝廷命名的毛州治所的京畿要地,开凿大运河黄河以北这段永济渠,隋廷官员,监工皇甫仪、任洪则,把治河衙门设在这里是再好不过了。为了避嫌,他低头快步地向北,走向另一条街道。

河东汾阴(今山西万荣县)才子薛收,比武阳郡馆陶县、望族出身的青年才俊魏徵小十岁。薛收是隋仁寿、大业年间,当朝重臣、司隶大夫薛道衡公子。薛道衡在朝廷任职的同时,因他的天份才气除为朝廷重臣之外,还有隋一代文宗之称。他恃才傲物,正直有方,位望清显,名满天下。但就在前不久,因一篇文章《高祖文皇帝颂》,一句口无遮拦的语言,为当朝文帝旧臣、名相高熲被炀帝斩杀鸣不平,从而犯了大忌,招致杀身之祸。隋炀帝以“推恶于国,妄造祸端,大逆不道”的罪名,把一代文宗薛道衡“缢杀”。此案还牵涉到薛道衡妻小,其妻流放且末,子孙星散各地。此时的薛收万念俱灰,他从朝中回到故里河东汾阴(今山西省万荣县),拜一代大儒文中子王通为师,钻进故纸堆,在师傅的开导下,专心研习治国安邦的儒家“六经”。

文中子王通,是当时的教育家,他曾上书朝廷,献十策以治国,但未被采用,而后在故乡专事教授。当地看到遭家庭巨大变故的薛收郁闷、焦虑,有时唉声叹气,有时呆望窗外,他知道年轻人的心思,随命薛收暂且放下书本,外出游历。一方面让他散散心,见见世面,一方面也为自己倡导的、当代儒学的“河汾之学”延揽人才。正因为此,薛收从河东汾阴东来,沿东西官道,经太行径口,过上党,经邯郸,走邺城,沿正在施工永济渠利用的曹魏白沟故道,一路东北行,来到武阳郡(魏州),过不久,他就来到原毛州驻地馆陶,慕名拜访武阳才俊魏徵。

薛收在馆陶城内边问边找,在北街的一处不大的还有些气派的旧宅前,正好碰到刚要出门的“状貌不逾中人”的魏徵。这时年已二十七、八岁的魏徵正值盛年,他见到年少英俊的薛收,遂邀请他到家中。古籍《中说》(公元649年成书)记载了他们的第一次见面:“薛收游于馆陶(魏有馆陶县),适与魏徵。”

魏徵早就听说了朝中重臣薛道衡,被刚愎自大、气量狭窄的炀帝斩杀。在他的书房里,他安慰年轻的薛收,并表示对其父为人和所作诗文的倾慕。薛收向魏徵介绍了“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生民开太平”的大儒王通,介绍了王通在故乡汾阴专事讲学、授徒,不参与政事的情况,令魏徵非常仰慕。

在馆陶城内魏府与魏徵相会的几天里,他俩彻夜长谈。隋炀帝在朝政上听信谗言,刚愎残暴,对底层民众,横征暴敛,不惜民力,修宫室、修长城、游猎外巡,已超出了百姓的承受能力,而造成民怨沸腾,对此两人有同感。在唏嘘感叹的同时,他俩又有风雨欲来,天下大乱的直觉。

魏徵还和家丁陪同薛收,去了“城西十里”开凿永济渠工地一带。在这里他们看到,永济渠的施工工地,在大平原上从南到北,一字摆开。壮汉、弱妇一起肩挑、车推、锨甩,朝廷催工人员吆五喝六地躯赶着人们,在完成着繁重的朝廷施工。民工们怨声载道,私下里向他俩诉说着生计的艰难和徭役的繁重,魏徵和薛收见监工在侧,只好沉默的应对着。

魏徵对故乡武阳郡及馆陶一带的赋税繁重、民众疾苦的现状,早已了如指掌,他在底层民众的叙说中,已看到了炀帝统治下民心的向背。回城后魏徵详细听了薛收介绍王通的“河汾之学”,知道了有不少当代精英如房玄龄、温大雅等青年才俊,均去那里游学拜师,学习儒家“修身,齐家,治国,平天下”的人生抱负。魏徵听后大受启发,决心到河东汾阴一游。过了两天,他安排了一下家中的事情,在飒飒秋风里,他告别父老偕同薛收,跨过施工的永济渠,经邯郸、过上党,行经几日,即到了河东王通处。在那里他受到了热情接待。在汾阴魏徵待了两个多月,结识了众多好友,深研了王通治国安邦的理论,这为他以后的从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魏徵第二次与大运河北段永济渠结缘,是在瓦岗寨义军期间,时间是隋大业十二年(616)九月。此时大隋因炀帝无道,又三征高丽,导致天下大乱,义军蜂起,隋朝廷风雨飘摇,大厦将倾。

魏徵约于612年夏从河东汾阴回馆陶,以后他在魏府闭门谢客,潜心读书,精研儒家民生理论。但是没过几年安定日子,炀帝“御驾征辽”导致天下骚动。先是王薄在长白山起义,接着在河北窦建德在漳南(今河北故城东南)起兵,中原地区翟让在瓦岗寨举义。看到天下将乱的态势,魏徵感到书斋里是坐不下去了,为避乱世他以一个隐士的作派,到武阳郡(今大名东北旧街一带)孔思集寺道观当了道士。但他“笼于众草之中,覆乎众棘之下。虽磊节目,不改本性。”魏徵人虽在道观,但他时时在观望形势的变化。就这样在道观过了两年多,在隋炀帝不惜民力,又三征高丽,致使“天下骚动”中,武阳郡丞元宝藏坚请魏徵出山,协助自己聘他到府中任“典书檄”。但这段时间也不长。当时元宝藏响应瓦岗寨李密的号召,带领部下反隋起义。李密命元宝藏镇守武阳,因久闻魏徵大名,命魏徵随他上瓦岗,来到了中原义军的根据地。在瓦岗寨李密喜魏徵才华,爱其文辞,任命他为“文学参军”掌记室(文书),参与军事。此时的魏徵已三十七岁。

这时,大运河黄河北的永济渠区段早已开通,成为南北交流,军需、民用的水上交通要道。早在隋大业十年,魏徵在道观为道士及在武阳郡。为元宝藏“典书檄”时,他沿永济渠,不断来往于馆陶魏府和武阳郡之间。虽然永济渠离武阳郡(今大名东北旧街一带)治所三十多里地,但永济渠的南北运输的大量货物,在武阳郡周转,堆积如山的货物,一直延伸到郡北渡口馆陶。

魏徵到瓦岗,真正的离别了馆陶和武阳郡。馆陶到中原瓦岗,沿永济渠上行约二三百里,往东一拐不远即到了瓦岗寨。这里丘岭起伏,山峦隐现,又兼义军驻于富庶的中原大地,这里确实是义军聚义的最佳选择。魏徵来到不久,即在李密的领导下,招收团结了一大批山东义士,如秦叔宝、程知节等人。在此期间,瓦岗义军先后夺取了隋廷的生存命脉“兴洛仓”、“回洛仓”以及沿永济渠所建立的“黎阳仓”。在永济渠旁,义军在战斗中,还斩杀了围剿义军的隋廷大将张须陀,动摇了隋廷在中原地区的统治。

随着形势的发展,此时瓦岗军内部,出现了争权夺利的问题。李密骄傲自负“气量狭小”,杀掉了正直、诚实的原首领翟让。魏徵对此痛心疾首。他分析了天下形势,权衡利弊,写出了养精蓄税,团结对敌的“深沟高垒以待世”的“十策”,上呈李密。但魏徵的建议,被斥为“老生常谈”而未被采讷。群雄并起,中原逐鹿,不久李密在与隋主力和王世充“郑”国的争斗中,判断失策,战略失误,又先后失去了后勤所需的仓储粮秣基地,在“乱哄哄,你方唱罢我登场”的隋末改朝换代中,瓦岗军在与隋将宇文化及,王世充的多头出击征战中,损兵折将,一败再败,时间不长,声势浩大的瓦岗义军,在主将的战略失误中,走向低谷。李密无奈,眼见大势已去,无力回天,在61810月,他带领部分瓦岗军,跨过黎阳西、馆陶上游的永济渠,绕关隘,走小路,西出潼关,投奔已于是年5月,在长安建国的大唐。作为幕僚,魏徵也在这个行列里,这是魏徵投身瓦岗,跟随李密,第一次远离中原家乡,远离大运河北段的永济渠。

魏徵跟随李密投唐不久,唐皇李渊及一班文武众臣,圴知出身于“馆陶魏氏”的魏徵的才华以及他在中原、在武阳郡的影响,即命他为“秘书丞”,暂住西府。但魏徵无意于朝中的安定日子,他知道中原、山东一带还处在战乱之中,百姓在受乱兵之苦,入唐的第二个月末(11月)即向李渊,向朝廷“自请安辑山东”(潼关以东),代表唐廷,到中原一带去完成结束战乱,安抚百姓的工作。

李渊及唐廷以战略眼光很快批准了他的要求,并任命他为“安辑山东副使”,配合已在那里的淮安王李神通的工作。因为李渊知道,安定中原,结束战乱,仅有王室派出的使者还不行,而魏徵是最合适的人选。朝廷下旨后,魏徵一刻未停,因为他知道那里的百姓,受战乱之苦太久了。一路风尘,经半个多月的行程,魏徵于十一月底,来到了中州黎阳(今河南浚县东南)。作为大唐的和平使者,魏徵选择的第一个争取的目标,是原瓦岗寨旧友、离永济渠水道不远,占据着黎阳的曹州离狐人徐茂公。

魏徵了解这位事亲至孝,讲义气,明事理,足智多谋的瓦岗兄弟徐茂公,两人相见叙旧。魏徵谈了东来一路的观感,介绍了大唐朝廷的新气象,希望他在“处于必争之地”的中州黎阳,,不要“更事迟疑,坐观成败”要“乘宜速之地”的尽快投向明主,救民于水火,干一番事业。

山东多义士,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,徐茂公被魏徵对天下大势的精辟见解所折服,没有犹豫,徐茂公决心投唐。他命部下把黎阳城中的兵丁户数造册,派使者跨过永济渠西上,尽速呈送唐朝廷,表示归顺的决心。过不久,魏徵又带领一干人马,顺着永济渠水路,来到了他曾工作过的武阳郡。在这里,同样他没费多少周折,郡丞元宝藏以及镇守在所属几县的樊文超、黄玉才等瓦岗军旧部,一起归顺唐朝廷。

武阳郡离馆陶故乡不远了,但他以公事为重,没有回馆陶,稍事休整,又风尘仆仆地返回了黎阳,因为他知道,黎阳周围的中原一带,几个州县还未表态,他要努力开展工作,以早日完成唐廷交给的任务。在黎阳城内,619年二月,魏徵度过了他四十岁生日,已逾不惑之年的魏徵,深感身负唐室使命的责任重大,尽快结束战乱,让百姓过上安定日子,即是唐廷的使命,也是对故乡父老的责任。但令魏徵没料到的是,一个重大的政治、军事变故,使他在中原地区的故乡馆陶及永济渠两岸,生活、战斗的日子延长了不少。

自大业十四年(618)三月乙卯(十日),隋炀帝在江都(今扬州)被部下鸠杀,已不得人心的隋廷苟延残喘。隋将王世充在洛阳建国号“郑”;李渊奇袭长安建国号“唐”;河北义军在窦建德的领导下,在洺州(今永年广府镇)建国号“夏”。三大势力中原逐鹿,各建其朝廷,统一国土,谁胜谁负,中国历史发展到了一个关键时期。身负长安唐廷使命的魏徵,在中原为结束战乱的工作中,由于夏王窦建德南征,又一次面临人生的选择。

夏王窦建德,是在听取了大臣孔德绍的建议而南征的。孔德绍面奏夏王,说:“皇上(隋炀帝)被害,海内无主,群雄争逐。”之时,应“顺时而动,义安天下。”尽快出兵中原,扩大土地和人口。夏王觉得有理,即于公元619年初秋,亲率二十万大军,陆路马队,水路船帆,沿永济渠两路南下,占邯郸、攻相州(今安阳),破汤阴,滑州(今河南滑县),所到之处,州县纷纷归附夏王的仁义之师,夏军很快攻到了黎阳城下。

此时魏徵正与徐茂公、李神通等将士,在府中议论天下大事。他们感到黎阳周遭唐朝势力太弱,唐廷黎阳还是孤城一座,早知夏王南来,觉得以已之力,难敌夏王大军,如何迎敌几人苦无良策。听报说夏王兵临城下,只好听其自便。次日天明,夏王大军很快攻入城内,乱军中徐茂公化装后逃出城外,魏徵、李神通等唐将被夏王俘获。讲义气的夏王窦建德,按照两国交兵的古训,礼遇了唐国东派中原的李神通及同乐公主、魏徵等人。窦建德比魏徵大七岁,他早听说魏徵大名,因他的家乡漳南县(今故城县东南)南离馆陶不远,前些年,窦建德沿刚开凿的大运河永济渠,南去武阳、馆陶一带运粮拉纤,早就听说武阳郡馆陶县,有位质直、怀义的青年才俊魏徵,也听到他虽“少孤”,但轻财仗义的诸多故事,这次攻破黎阳,见到了魏徵,他大喜过望,决心留用魏徵。

魏徵敬佩夏王的为人和作风,也知道他讲义气,体恤下情,亲近百姓。今见夏军攻城掠地,军纪严明,果然是受人称道的仁义之师。当听到夏王要留用他作一慕僚,他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。但他向夏王表态,可以暂当夏王部属,对夏国中的律条、政令、农事,当尽力而为,但如跟唐国交战,将不出一计,不发一言。窦建德非常赞赏魏徵的人品,说他是义士,并当即命他随侍左右,命为“起居舍人”,即记录夏王言行,随时出谋划策的贴身官员。不久,夏王看到中原大部州县已平复,归属夏国,他安排好镇守黎阳的夏国将官后,于当年十一月天转冷时,带着魏徵一起,沿永济渠至武阳郡西转滏阳河,回到了夏都洺州。

夏王的都城洺州,坐落在离馆陶九十余华里的滏阳河畔。如从唐武德二年(619)十一月,魏徵隋夏王从黎阳北去洺州算起,到武德四年(621)五、六月间夏王兵败“徵与裴矩入长安”止,魏徵在河北夏王处,一共待了一年半多的时间,在此期间,魏徵协助夏王,作了几件可圈可点的事情。

窦建德及农民军在隋末乱世,连年征战,打下了中原北部、燕山以南的大块土地。于6189月建都洺州。但连年忙于征战,朝中百官衙属,律令规章均未完备。这次从中原回来后,大臣裴矩及魏徵等人,按照国家立朝的规矩,帮助夏王完备了各衙府的官长和所负职责,一切按立国的章程办事。很快,大夏政权的行事方式,朝廷律令谕旨,均有了规范的制度。

自前些年隋炀帝沿永济渠北巡及三征高丽,使这里西到太行山,东至泰岳的百姓,深受纳税贡赋及隋廷官员强征暴敛之苦,造成大量的土地荒芜,民众出逃。夏王求计于魏徵,如何安抚百姓,使民安定富足。魏徵深知永济渠两岸,民众苦于战乱流离失所的现状,建议以夏王的仁德,出榜晓谕百姓,任百姓垦殖境内荒田,官府贷给种子和农具,并昭告他们三年不纳赋税。夏王的兵丁无战事驻扎后,实行就地屯田耕植的休兵屯田之策,以养护眷属和家小。夏王赞赏魏徵的奏议,并很快颁布。时间不长,夏王的“劝课农桑”垦殖政策的实行,使这一带逃离的民众纷纷回乡。第二年,中原及河北一带少有战事,农田桑麻取得了大丰收,永济渠两岸出现了短暂的和平、富足景象。

也是在这段日子,魏徵过永济渠,回到了故里馆陶城内魏府,又到乡下离洺州九十华里的曲梁城(今馆陶县平堡村一带)庄园探望。经夏王同意,他把家小接来洺州,这是两年多来一家人第一次团聚。当他在曲梁城庄园旁,看到永济渠畔田地里,利用渠水灌溉,留守的管家带领农户精耕施肥,庄园收成很好,他非常高兴。魏徵还安排人,把多年的荒废的土地、农具,散给周围村庄,因战乱穷困的农民和租户,而后他忙忙离家,去夏王处履职了。但令他没想到的是,这次离家是他一生中的最后一次。

在这年底,中原地区三足鼎立的战事发生了变化。隋廷已亡,立朝在长安的大唐,在平定了陇西,三秦的各部后,腾出手来,制定了正确的策略——向山东(潼关东)发展,在秦王李世民的带领下剑指中原。唐军首先围困了定都洛阳的隋廷旧将王世充的大郑政权。王世充是个两面三刀,见利忘义,见风使舵的小人。眼见唐兵东来,自己无力抗敌,他了解夏王仁义,即专派使者王琬带着重金,求救于洺州夏王。开始夏王无意出兵救郑,但郑国使者贿赂了夏王手下,手下大臣奏说:“唐有关内,郑有河南,夏据河北,鼎足之势。今唐强郑弱,郑亡则夏国有唇亡齿寒之忧。”思虑再三,讲义气的夏王决计出兵,他领兵三十万,分水、陆两路救郑。

夏王出兵,幕僚魏徵、裴矩、凌敬及曹皇后随行。夏王陆路,魏徵等人沿永济渠水路随后跟进。唐廷秦王李世民,知夏王南来援郑,并不惊慌,他了解夏军久未征战,已渐生骄狂的轻敌之心,他和幕僚、参军一起制定了对郑国、对夏军分开实行“围点打援”的战略,在战术上实行麻痹敌军“牧马诱敌”的策略。不久在虎牢关的黄河北的汜水一战,远来的夏军不但未解郑国之围,反而被李世民打的大败,夏军作鸟兽散,战斗到最后,唐军在牛渚口俘获窦建德。

魏徵对夏王出兵的结局,也早有预料,但他作为唐臣不能出计施救。历史就是这样的无情,在洺州一年多,魏徵虽然知道夏王讲义气,爱士卒,是为反隋暴政而起义,是被暴政逼反的仁义之师。但是他缺乏政治经验,又遇到了秦王李世民指挥有方,其军队训练有素,长期征战,善打恶仗,夏王之败是无可避免的了。乱军中魏徵和曹后、裴矩、凌敬等人败回洺州。夏王被俘,夏国无主,是降是战,经反复争论,曹皇后最后决定:为结束中原战乱,拯救这一带百姓,夏国自愿放弃政权。曹皇后命人留守,安抚夏国属地百姓归唐,她带领裴矩、凌敬、魏徵等文臣武将、眷属及传国玉玺,西去长安投入大唐。魏徵又一次离开永济渠,离开故乡,作为唐臣他第二次“入长安”。

大唐武德四年(621)五月底,魏徵、裴矩、凌敬、曹皇后及其眷属,来到了唐都长安,唐廷给来投者予以安排。此时的魏徵,作为大唐去安辑山东的副使,在朝堂奏报了两年来在中原永济渠两岸,完成唐廷使命的经历,奏报了他暂委身夏王手下,为窦建德出谋安置流民,重在民生,在军事上不献一策的约定以及夏国的其他国情。唐王李渊及众大臣,无不佩服他的胆识,佩服他的原则和人格。

早就敬慕魏徵大名,太子李建成奏请父皇,命魏徵到他的东宫作事。为了培养太子治国理政的才能,李渊很快同意了长子的奏报,命魏徵为“太子洗马”定为“五品下”官员,掌管东宫图书典籍及公文的缮写。

但在中原战火未熄,岭南多事,天下尚未完全统一的大环境下,此时的唐廷内部,争夺权利的斗争,却是愈演愈烈。

李渊次子秦王李世民,西征获胜平定各部后,又领旨东征中原一带的割据势力,在平定王世充的郑国,俘获河北夏王窦建德,此时中原的半壁江山已归入大唐版图。由于李世民功勋显著,唐皇和朝廷封其为天策上将军,天策府又集中了当时最为优秀的文、武人才精英,慢慢的李世民和兄长、太子李建成的矛盾越发突出起来。

应该说秦王李世民,在唐王朝的统一战争中,南征北战东平西定的巨大功劳,其功业远超于其兄李建成,并且秦王气度不凡,有远大抱负,得到了士庶、百姓的拥护和朝野的赏识。虽然作为太子李建成也非等闲之辈,是封建专制笃定的接班人,长年作为储君“留镇”朝廷,随侍在皇帝李渊左右,出谋划策,参赞军机。但他“长年居在东宫,无以功镇服海内。”洗马魏徵提醒太子:“秦王功盖天下,中外归心,太子应以取功名,结纳豪杰,才能在朝中威仪天下。”太子李建成也感到,自从世民从中原回来后,其声望蒸蒸日上,已威胁到自己的地位。他听从魏徵的建议,决心找机会为大唐建功立业,巩固自己的地位。

机会说来就来,就在大唐朝中兄弟争权夺利,各自培植党羽的时候,由于唐廷斩杀了在中原得人心的夏王窦建德,对中原一带官民又“杀伐过重”政策上出了偏差,原夏王部下刘黑闼,在夏王被杀后的半个月(七月底)即率众反唐。唐廷闻报后即再派李世民出征。虽刘黑闼部众拼死抵抗,但李世民在永济渠西布阵,堰塞洺水上流,待两军对垒,黑闼军部众渡水布阵时,唐军趁机决堰助战,大水“深丈许”,淹死黑闼的农民军数千,刘黑闼败走北逃。唐军对这一带军民实行的高压政策,引起了更大的反抗“所在杀长吏以应(刘)”,来报复唐廷。

唐王朝的统一战争,绝不是一曲温情脉脉的牧歌,而是伴着血与火的。从历史发展的潮流来看,刘黑闼这会儿起兵,是在逆潮流而动,但他不是割据势力,是农民军为了报复唐廷的错误政策,以及杀害夏王的事情而起,具有朴素、正义的一面。因此,刘黑闼及农民军在经过了几个月的休整,第二年即武德五年(622)十一月,刘黑闼率众在河北第二次起兵反唐:“从者甚众”。并侵州掠县,斩杀唐廷所派官吏。

魏徵在太子东宫不断闻到廷报,他为故乡馆陶及永济渠两岸的民众,又一次遭受兵灾之苦唏虚感叹。他了解河(黄河)北,山东(潼关东)的中原一带,人们诚信,正直,义气。在东宫,魏徵与同僚中允王珪,向太子不断提到:要平息兵乱,一定要用安抚、缓靖等合乎民心的政策,因为“河北粮棉之所”“山东仁义之乡。”“杀不能止乱。”说的太子连连点头。

在刘黑闼第二次起兵,唐皇李渊正在选帅之际,魏徵恳切建议太子建成率军出征:“殿下常年位居东宫,无大功以镇服海内,今刘黑闼众不满万,宜自击之以取功名,因结纳山东豪杰,庶可自安。”

魏徵的这几句话说到了太子李建成的心坎上了。唐皇李渊也希望太子建功立业,以维护地位,当即批准建成奏请,命为行军元帅,并令魏徵、王珪作为参军随行。奉旨后太子李建成很快来到中原,在汲郡(今河南汲县)治下的共城扎下大营。

这是魏徵自入唐后第二次来到中原,来到了永济渠畔的汲郡共城,只是这次他肩负着更大的使命,是作为太子的主要参军、幕僚来到这里。安营扎寨后,魏徵出帐,来到共城旁的永济渠畔,他看到大好河山的中原,如从大业十年(615)算起,至现在七、八年的时间,这里兵祸连年,战乱不断,百姓流离,土地荒芜,他感慨万端。再想到离此地不远的永济渠下游馆陶、洺州一带,因刘黑闼起兵,那里可能更加荒凉,他心情沉重。好在这次来中原,太子建成听从他和王珪建议,军中决策中枢制定了正确的政策,即改原来的严厉镇压为绥抚攻心,实行瓦解、安抚的釜底抽薪政策,这使魏徵心中稍安。

此时刘黑闼及其部将,不仅占据了洺州、魏州、博州,在中原腹地黎阳、滑州(今河南滑县),汲郡(今河南汲县)卫州(今河南辉县一带)也均被刘军所占领。魏徵向太子建成建言:隋暴政已去,初唐乱象未完,此时,人心思定是主流,民众倾向统一的平安日子,如今太子率兵中原,应把大批本来是民众的兵士,促其放下兵器回乡为上策。魏徵洞若观火的建议,促使太子决定,采取两项举措:一把齐王元吉在这一带作战在押的俘虏释放,发放路费让他们回家种田;二是令魏徵草拟以唐太子名义贴出布告:“凡回乡种田,不与天兵为敌,即不予追究。本宫宽以待人,既往不究。”

开始齐王元吉怀疑兄长和魏徵等幕僚制定的策略。太子建成读了兵书战策,赞赏魏徵等人的建义,他劝三弟元吉:“仁者出师,功城略地为下,攻心得民为上,洗马此策正合经典。”果然太子布告一出,很快在中原一带传开,不少兵士丢掉兵器溜走。此时唐军又分几路,沿永济渠北上,攻城掠地。这年十二月,在魏州(武阳郡)大唐任命的总管田留安,斩杀了刘军的莘州(今山东莘县)刺史孟柱,刘黑闼听报后大怒,他从都城洺州等地调兵,亲率大军进攻魏州。此时太子建成同魏徵等引兵北来。刘黑闼闻报,在两军即将相遇时,刘命一些军士围魏州,自己亲率大部人马,于永济渠东迎击唐军于昌乐(今河南南乐西南)。

古时兵马未动粮草先行。当时是严冬天气,粮草蓬被等辎重更显重要。魏徵在故乡旧地,辅佐太子作战,稳扎稳打。他派人从西南方的相州(今安阳)运来粮草,以供军需,而刘军仓促南来准备不足,且魏州未破,太子的绥抚策略,晓谕中原的敕命也传到了这里,一时间刘黑闼军心焕散。本来刘军兵士多为缺粮少地的农民,他们大多是为报答夏王,又害怕唐军的杀伐而参军的。今知太子宽大,又值大军压境,且处在天寒地冻忍饥挨饿的境地,一时间军士纷纷逃亡,其中也有不少人加入唐军,不出十几天,在饥寒交迫中:“闼食尽,众多散亡。”

面对唐军稳扎稳打坚守大营,想速战速决的刘黑闼、刘十善兄弟也没了办法,加上农民兄弟纷纷离营,他们在昌乐永济渠东坚持不下去了,只能带领部分人马拔寨北去回都城,准备以后再战。在风雪中刘军走了两天,来到馆陶城西十里的永济渠旁。这时太子建成派唐军的精壮铁骑紧紧追赶,虽刘军和唐军在馆陶城西南一带拼死恶战,但在武德六年(623):“正月,太子建成、齐王元吉与黑闼悉兵战馆陶,黑闼败。”“至馆陶,永济桥未成,不得渡。”乱军中刘黑闼、刘十善带领不多的亲兵抢过永济后,但未能去西北方向的都城洺州,就一直向北逃去,被已投诚唐军的饶州(今饶阳)刺史诸葛德威摆酒诱扑,后来绑送至已被唐军占领的洺州。此后不久刘黑闼、刘十善兄弟在洺州死难,太子建成率魏徵等凯旋回长安。

这是唐王朝在统一版图的战争中,在中原地区的永济渠旁,与刘黑闼军的最后一仗,是魏徵在中原,在故乡馆陶一带,以一个政治家、思想家、军事家辅佐太子按照制定的绥抚政策,安抚百姓,取得民心的军旅生活的辉煌一页。此后,唐王朝在山东(太行山以东)地区的战乱,才最后平息下来。

到了魏州西北的馆陶地域,魏徵有心顺路拐到城内府中探望,但一是军情紧急,大军正在往北追击刘的败军;二是乱军中太子建成怕他前往不安全,未许他前去,而直接去了夏都洺州。馆陶故里又一次与他擦肩而过,谁知魏徵这一次离开,以后在长安朝中公务繁忙,又千里迢迢,再也没能有机会回故乡了,这留下了他的终生遗憾。

流经魏徵故里馆陶的大运河北段永济渠,在魏徵青壮年成长时期,有着重要地位和作用。在这十多年的隋末唐初的斗争中,不管是在武阳郡任上,瓦岗寨时期及第一次出使“安辑山东”,还是在大夏的作为,以及最后辅佐太子,在故乡永济渠畔取得大唐统一战争的最后胜利,他切身体会到底层民众的诉求,民心向背的巨大力量,这为他以后做人和从政实践,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和从政风格。“怨不在大,可畏惟人,载舟覆舟,所宜深慎。”魏徵节操自爱,严于律已,以清醒的政治家头脑为唐“贞观之治”作出了特殊的贡献,可以说故乡馆陶县永济渠水孕育了一代名相。

 

往事越千年,如今在古县域馆陶县卫(御)河的某一段,永济渠照样流淌,但中唐高适诗中“郡(武阳)北有故太师郑公旧馆”已在馆陶城内难觅其踪;唐宋时期在今馆陶地域上,繁华的永济县也不复存在。但高适诗中“寂寞卧龙处,英灵千载魂。”政治家、思想家、军事家,一代名相魏徵“以人为本”清政廉洁的口碑故事代代相传,成为这一带地域人们的追求和向往。

 

 

主要参考书目

王通:《中说》,唐  贞观二十三年(公元649年)刻版。

1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 人)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魏网 ( 湘ICP备第06013921号  

湘公网安备 43052402000101号

GMT+8, 2017-10-21 00:08 , Processed in 0.050073 second(s), 7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